当前位置:首页 > News>桃李芬芳

桃李芬芳

【高校喜讯】石家庄一中2016届毕业生王嘉文获得西北政法大学英文模拟庭竞赛冠军

来源: 石家庄市第一中学     发布者: 石家庄市第一中学     发表于: 2017/12/12 15:08:21     点击量: 11114

西北政法大学第二届英文模拟法庭大赛由西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西北政法大学教务处承办;西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学生会、西北政法大学法律服务中心协办。我校2016届毕业生王嘉文获得西北政法大学英文模拟庭竞赛冠军和最佳辩手奖。

参赛,是为了历练;发声,是为了人权。愚昧的大多数认为面包还可以再烤一段时间,而我想站出来说:“它已经烤过头了。”

——西北政法大学16级国际法学院王嘉文

 

案例回顾:

明尼苏达州的居民,女同性伴侣Vanessa (Ninia Vanessa)和Nancy(Gena Nancy),她们二人相恋十几年,两人都是护士,Vanessa在新生儿部,Nancy在急诊部。2009年,迪波尔和劳斯收养了一个男婴。这个男婴是个早产儿,被生身母亲遗弃,必须有人24小时全天照顾。一年后,一个需要受到特殊照顾的女孩也加入了她们的大家庭。然而,明尼苏达州法律只允许异性夫妇或个体单独收养孩子,所以每个孩子最多只能有一个女人作为他们的法定监护人。一旦万中有一,学校和医院只能在认为孩子只有父母亲之中一个的情况下,对其进行救助。如果Vanessa和Nancy之中有人不幸离世,那么另外一个则无权照顾法律不允许她收养的这些孩子们。因此,这对眷侣向明尼苏达州的卫生部提出结婚申请,希望登记结婚已移除这种因为其不具有婚姻状态而带来的不确定性。然而,她们的诉求遭到州卫生部的拒绝。于是,2011年7月,原告以卫生部为被告向该州巡回法院提起诉讼,开始了“Vanessa v.Stahl案”的诉讼进程,当时的州卫生部长斯特尔(John Stahl)参加了诉讼。

原告声称,根据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这种因婚姻申请人为同性而适用《婚姻保护法案》中规定的(合法婚姻契约仅限于男女之间)来拒绝其申请结婚证的做法是违宪的,因为这违反了美国宪法中禁止以性别为由的歧视的规定,并且限制、剥夺了他们根据州婚姻法所应享有的178种法律利益。

针对本案件,控辩双方主要围绕两点进行辩论,一是民事结合制度是否在同性关系中更具有效力,二是对不同群体使用不同法规是否属于歧视。在第一个问题中,王嘉文同学所在的原告方指出,同性婚姻不能合法化将直接导致两位当事人失去婚姻法中规定的178项民事权利。针对第二个问题,原告方指出同性恋为长期存在的正常现象以及同性恋者同样是普通公民,区别对待则属于歧视。紧接着,原告方指出美国宪法明确说明保护每一个普通公民的权利,以此从宪法的层面证明了同性婚姻的合法性。从被收养儿童对稳定家庭关系的需求,以及当事人非合法、不稳定的同性婚姻关系的现实,指出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合理性。

经过一小时的唇枪舌战,最终,经过三位法官商讨,本场模拟法庭的结果为2:1,原告方为获胜方,原告四辩王嘉文荣获“最佳辩手”、全场总冠军。

针对为期近两个月的大赛,王嘉文同学作出以下感想。

我是国际法学院2016级的王嘉文,很荣幸有机会在总决赛中赢得团体冠军,并获得最佳辩手称号。在此,向所有为本届英文模拟法庭大赛辛勤付出的老师和筹备组同学表示由衷的感谢。转眼间,历时一个多月的比赛已经来到了尾声,我也有幸见证了这场属于优秀英文辩手的竞赛的全貌。在这里,有一些感受想与大家分享。

我的关键词是——“牺牲”。也许你会认为这两个字出现得有些突兀,甚至有些奇怪,但这“牺牲”二字却是我对整场竞赛最为凝练的感悟。

第一个层面,所谓“牺牲”是一种时间和精力上的投入。记得10月底的一个雨天,我将自己的报名表交到了宣传摊位,随即我便将参赛的决定告诉了我的朋友们。他们对我说模拟法庭比赛会占据很多时间和精力,他们担心我分身乏术。但在我看来,管理、分配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既是对我们能力的一种考验,同时也是个人能力的一种体现。于是我选择了严阵以待。这场比赛还锻炼了对于法学生非常重要的两个技能——法律检索与法律文书写作。从蹒跚学步到得心应手,从模仿前辈的优秀书状到自信地输出自己的思想,这样的过程很是痛苦,但这样的痛苦所带来的效益是能够一直持续的。我做了一个简单的统计,在比赛前的一周内,我每日的平均睡眠时长为五小时。我没有在标榜自己的投入,亦没有在宣扬挑灯夜战,我只想说,每一位参赛选手都为这场比赛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在此,向每一位认真付出的选手致敬。

第二个层面,“牺牲”体现在团队配合之中。本次大赛采取个人赛赛制,但比赛形式却是四人一组的团队赛。这便意味着我们要学会平衡彰显个人和团队配合之间的关系。想要伸张我们的诉求,想要得到法官的支持,想要赢得比赛的胜利,就必须学会妥协、学会磨合、学会在自己的辩位上各司其职,虽然我们选择了隐去自己过多的锋芒,但我想,学会合作,是这场比赛最想教会我们的。在此,向陪我一路走来的队友们致敬。

第三个层面,时代的前进需要先驱者的牺牲。受路德教的文化影响,2009年的明尼苏达是一个兼具安宁和闭塞的地方。而明尼苏达州的居民,这对身为护士、相恋十余年的女同性伴侣Vanessa和Nancy,不顾职业生涯可能遭受的风险,不惧教义和传统的限制,为了移除因其不具有婚姻状态而给其收养的孩子带来的不确定性,她们将州卫生部告上了法庭。她们勇敢地站出来挑战早已漏洞百出的婚姻和收养制度,勇敢地争取着自己因性取向而被剥夺的178项民事权利,以此来推动一场深刻地社会变革。

季业曾道:“如果天空总是黑暗,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我们是谁?我们是法学生,我们站在历史的顺流里,我们是未来法治社会的缔造者。这便意味着我们不能对既存的诉求和不公视而不见,这便意味着我们应当成为时代的先锋,社会进步的先驱者。我们没有办法改变陈旧思想早已根深蒂固的顽固派,我们能做的只是不停下争取权利的脚步,通过教育去改变这一代人、塑造下一代人,即便机遇和挑战并存时我手中只有1%的胜算,也绝不后悔为之冒险和牺牲。

这场比赛教会了我太多,归根结底又回到了我在决赛前说的那句话——参赛,是为了磨砺自己;而发声,是为了人权。